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湖南魏氏网--湖南魏氏文化研究会官方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网站、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
明君亦苛—从史家曲笔谈唐太宗踣碑事件

2005-11-17 06:1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24| 评论: 0|原作者: 胡戟|来自: 本站原创

      唐太宗贞观年间的承乾太子谋反案,致使陪葬於昭陵的魏徵墓碑遭到踣卧在地的命运。对於这史事的相关记载,有些史籍里提到唐太宗於日後曾复立被踣之碑,然由未修复前的魏徵茔地看来,被扑倒之碑依旧废弃在旁,并无曾经复立的迹象。对於史家何以未能秉笔直书,刻意曲解史实,似乎为了美化唐太宗和魏徵君臣相得成为名臣伴圣君的故事。
    唐太宗和魏徵两人的讷谏、直谏故事,是唐史上的一段佳话,千余年来人们津津乐道;这一对贞观之治的明星,也变成了中国古代君臣契合的典范。即使魏徵生前曾因顶撞太宗,使唐太宗一时恼怒,发狠要「杀此田舍翁」,但长孙皇后一句「主明臣直」的话便化解危机,反而使佳话更丰富多采。
    贞观十七年魏徵病危时,唐太宗给与的临终关怀,也令人感动。皇帝屈尊一再亲临魏宅问疾,「药膳赐遗无算」,「悲懑拊之流涕」,还将女儿衡山公主许配魏徵子叔玉。在魏徵弥留之际带去这未过门的儿媳,呼喊已不能回答的魏徵:「公强视新妇!』魏徵死,「太宗亲临恸哭,废朝五百」。出殡时,「太宗登苑西楼望丧而哭』,命百官送出郊外,晋王奉诏致祭,特许陪葬昭陵,二市亲制碑文,并为书石』,极尽哀荣。唐太宗有一段千古名言的三镜论,是事後临朝时跟侍臣们讲的:
    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
    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朕常保此三镜,以防己
    过。今魏徵殂逝,遂亡一镜矣!
    唐太说著:又「泣下久之』。史臣秉笔而书为後人留下了这一对楷模君臣的圆满故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踣碑,复碑
    其实故事的续集并非圆满。魏徵死後还有停婚、踣碑两事的变奏,又是史臣们不能回避而不得不记录的。
    贞观十七年正月魏徵死,四月太子承乾谋反事发被废。涉嫌此案的侯君集被杀,杜正伦被贬,当初魏徵曾荐这两人有宰相材,这时唐太宗怀疑魏徵阿党。为确保新太子李治的地位,彻底清除太子承乾的势力是必要的,唐太宗对已故的魏徵也不留情面。《资治通监》记:「乃罢叔玉尚主,而踣所撰碑。』又记两年後征高丽败归,唐太宗「深悔之,叹日『魏徵若在,不使我有是行也!』命驰驿袒魏徵以少牢,复立所制碑」。《新唐书·魏徵传》也有这『复立碑』说,但穴旧唐书·魏徵传》和穴册府元龟·帝王部疑忌门》都只讲了「手诏停婚』,没提复立碑之事。
    出於对司马光、欧阳修这些史学大家的信任,人们对唐太宗又把踣倒的魏徵碑重新竖立起来一事没有提出过疑问。近年,有的唐史学者在学术会上谈到唐太宗知错就改时,还举了这复立碑的故事。但实际上踣倒的碑并没有复立,司马光、欧阳修所记不是事实。
    去年大陆中央电视台千秋史话栏目到西安拍唐太宗剧集,希望能有点新意,於是照我建议去昭陵拍魏徵墓。藉电视镜头澄清史实,了断这一椿公案。到了昭陵博物馆所在的李积墓後,我们再顺西边的路北上,走过一长段崎岖小道,车行一小时才到魏徵墓。
    魏徵墓在昭陆九幔山西南的凤凰山上,一百六十七座陪葬墓中,魏徵墓是唯一建在山上高处的功臣墓,墓室也凿在山中。从墓的正面看,山体是一非常规整的圆锥形,而且正好可以遥望露出山尖的九嗳山。魏徵死後能得到这样一块风水宝地安身,独享殊荣,的确可见唐太宗对他不薄。
    但如今所见高四公尺的墓碑,虽碑首、碑侧的花纹犹在,但碑额、碑身一字不铛,被磨得非常平整,全无字痕。如果贞观十九年唐太宗确实曾让复立所制碑,皇命理当执行,必然复刻唐太宗亲自撰文亲自书写的碑文,不会是现在一片空白的样子。而且原碑长期侧卧在碑座旁,左下角还残缺一大块,也是魏徵碑没有复立的明证。
    最近墓碑已扶正,复位於碑座上,左下角的残阙处也经精心补葺,还建了护碑牌坊,上面端刻r魏徵陵墓
 』四字,是世界魏氏宗亲总会出资在t九九八年冬修复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复碑说的由来
    澄清了唐太宗复立碑并非史实以後,还应追索一下,欧阳修和司马光对此事的写法有何根据?因为穴唐会
要》、《旧唐书》和穴册府元龟》均不记复立碑事,推想今已不存的《太宗实录》原本亦无此文,但唐时已有此说,所见最早的记载,出於《隋唐嘉话》:魏公之薨,太宗自制其碑文并自书。後为人所问,诏令仆之。及征高丽不如意,深悔为是行,乃叹曰:「若魏徵在,不使我有此举。』既渡辽水,令驰驿祀以少牢,复立碑焉。又见於稍晚出的《大唐新语》卷一:
    徵薨,太宗御制碑文并御书。後为人所谗,敕令踣之。及征辽不如意,深自悔恨,乃叹曰:「魏徵若在,不使我有此举也。」既渡水,驰驿以少牢祭之,复立碑焉。
    末人笔记小说中还见有王谯的穴唐语林》卷一记载此事,采自《大唐新语》。而元和时人刘肃撰《大唐新语》又多引用《隋唐嘉话》,所以目前追寻复立魏徵碑说的史源,便是出自《隋唐嘉话》。
    刘肃是史学家刘知几之子,刘知几领国史且三十年,撰《唐书》、著《史通》,提倡直笔。刘肃出自世代史家,唐玄宗天宝初职兼史官,从小多闻往说,故为小说《隋唐嘉话》,保存不少可补正史不足的资料,踣碑事殆因此得以流传後世,为《新唐书》和《资治通监》采择,且有磨去字迹仆倒在地的魏徵碑可证是事实。况且按其所说情节,唐太宗在征高丽大败之後,後悔中想起魏徵,说一句「若魏微在,不使我有此举也」是可能的,但是在狼狈败退仓促渡辽水时,令驰驿把以少牢,著急著派人去祭把魏徵就太潇洒了点。
    更有如《新唐书》和穴资治通监》所说,「即召其家到行在,赐劳妻子」,在当时通讯条件下不知如何操作,唐太宗在败退途中,如何能把远在长安的魏微妻子召去慰劳赏赐呢?既然我们已经证明「复立所制碑』不是事实,r《叩驰驿把徵以少牢』和「召其妻子诣行在,劳赐之』,恐怕也非事实。因为原碑还在,说复立这样的故事,很容易穿帮,但为什么还有人编,有人信,并写进了许多书里?其至像司马光这样的大史家,也在穴资治通监》里津津乐道这子虚有的假历史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曲解历史的用心
    偶然的不慎,没有机会到现场核实致误,不是理由充分的解释。因为大家愿意讲复立,反映著旧史家的一种共同的心态,他们希望唐太宗和魏徵的故事比较圆满。颂扬一位能容忍直谏的圣明君主,讽歌一位敢於直谏的无畏诤臣,让这样一对明君直臣相知相得,相辅相成的故事长注青史,是怀抱幻想,指望後来的君主们能以史为监,把政治环境放得宽松一点。从秦始皇焚书坑儒起,官员们的日子就没怎么好过过。
    试想武则天时代的「每上朝辄与家人诀别」,「苟二日之不顺则赤族难逃」的噩梦,何其惊怖。即使一介史官,如果像刘知几说的那样,敢书崔弑、述汉非、仗正犯讳,就不免「或身膏斧铁,取笑当时,或书填坑窖,无闻後代」的下场。於是人们呼唤唐太宗、美化唐太宗。史家笔下的唐太宗,生前优容魏徵,死後厚葬魏徵,魏徵的碑踣倒在那里太难堪了,曲笔将它复立,一片善意,一片苦心。
    人刚死就停婚踣碑,被唐太宗抛弃的魏徵是可怜的。为在皇帝专制下讨一点活路,违心曲笔,置良史的声誉於不顾的刘肃、欧阳修、司马光也是可怜的。
    (本文转载自历史月刊一五二期)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湖南魏氏 ( 湘ICP备18018658号-1  

GMT+8, 2021-8-5 19:01 , Processed in 0.137948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