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湖南魏氏网--湖南魏氏文化研究会官方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网站、会员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
《小说连载》  魏徽的故事

2005-11-18 05:2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866| 评论: 0|原作者: 赵才萱 申建国|来自: 本站原创


  
    第一部分:青少年时代
    一、青少年时代
    1.卧虎之地
    魏徵故里晋州表业村的老人们讲,表业村西口有个大濠坑。魏徵家的门口,就斜冲著濠坑。风水先生说,这是卧虎之地,要出为帝王保驾的大官了!
    有一年夏天,一连下了三七二十一天的雨,满街淌水,沟满濠平,表业村地势东高西涯,全村的雨水一股脑儿涌进村西口这个的濠坑里来了。说来也怪,这个大濠坑就像一个聚水盆似的,不管下多么大的雨,里面的水总是那么溜边溜沿的,却从不外泄,人们下能不称奇。但更令人称奇的事还在後头。
    在这场连雨过後天天夜深人静了,大濠坑里就有响动。早晨日头出来前,还能听见濠坑边上有马蹄子
声。人们弄不清这些怪事,是吉还是凶,就请来个风水先生,这位老先生围著濠坑转了几圈,就对村里管
事的人说:「唉呀,凶气不小呀!你们村里要倒人口啦!」人们问:「可有救?』风水先生回答说:…坦坑里有个王八精,你们让九个属大龙的小伙子,拉九九八十一车生石灰倒在濠坑里,就把王八精烧死了。这样,你们村的人就能逢凶化吉了!』
    人们听了风水先生的话,真的这样做了,八十一车生石灰全都倒在了濠坑里,第二天夜里一听,濠坑里的响声更大了,早晨马蹄子的声更响了,这是因为倒了石灰,反把坑底弄实沉,不漏水了。这一下,风水更大了。
    人们见越来越厉害,又请来了一个南方蛮子。蛮子没进村,就见表业村西口上瑞气融融的,他知道这是祥官运气,魏家要出大人物啦!他琢磨:「北方出这么个大官,还不把俺们南方压倒?!不成,我得破了他!』
    南蛮子在村里住了几天,慢慢地打听出这里主要是赵、魏两的家的人,两个家族两股劲儿,明和暗不和,他就偷偷地对姓赵的族长说:「魏家要出大官儿,往後,可没有你们赵家的奸日子过了!他又对魏家的族长说:「赵家出了大奸臣,魏家要灭门!』
    两个族长一听都著了急,分别问南蛮子有什么办法可破。南蛮子对姓赵的说,在魏家坟旁一百步远的地方挖眼井这就断了魏家的风水;对姓魏的说,在你魏家坟边一百步远的地方挖眼井,这叫挡断前仇,日後他赵家出了奸臣,也就谋害不到魏家了。
    赵家和魏家听了南蛮子的话,各自挖了一眼井,井挖成了,濠坑里的响声更大了。原来这个南蛮子也是个二一把刀」魏家要出只老虎,让他挖了两口井,正好给老虎添了两只眼。南蛮子见这个办法不灵,就让人们把井填了。这一填更了不得,老虎不只是有了两只眼,又长了眼珠了。
    这一年,魏长贤的妻子生了一子,他就是魏徵,後来,魏徵果真做了唐太宗的宰相。
    2.百花香石
    据说,魏徵出生的那天晚上,院子里忽然落下一块青色方石来。魏徵的父亲见这块石头大小正奸可做捶布石,就把它安放在梢门洞的东边,供人们捶布用。魏微小时候,经常在这块青石上玩,长得大些後,见石面不很光滑,就每天用磨刀石进行打磨,一直到磨得银光瓦亮。他这一打磨不要紧·,那块青石幽幽地散发出了百花的香味儿,人们在这块石头上捶出来的布料、衣裳都侵透了香味儿,用捶出来的布做成被子盖著香,做成衣服穿著香。不仅香,而且结实耐用。即便是旧被破衣,在那青石上捶一捶,也会弃旧返新。因此,到他家来捶布的大娘大嫂们就越来越多了。魏徵每天清晨就把门洞打扫得乾乾净净,还在石旁放奸蒲墩供大家坐。魏微的父母又找人铣了一对漂亮的棒槌,供乡亲们使用,於是魏家的香石,就在下曲阳乡里闻名了。
    这香石是从何而来呢?原来魏徵是天上一颗明星下界,牛郎织女就用百花铸成了一块香石,让他伴随明星降落凡尘,香石经魏徵打磨,就发出了百花的幽含。
  3.神童
  北周静帝大象二年(五八O年),在下曲阳表业村魏家故宅,魏长贤家添了一个男孩。这男孩双目清澈,聪颖异常。长贤夫妇视之如掌上明珠,为他取名「徵一,盖被徵召到朝堂为官之意。长贤终生末逢英它,郁郁不得志,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时来运转,成为开拓一代盛世的名臣,因而为徵取字「玄成』。
  魏微小小年纪,已能诗善文,字也写得出色,而且性格刚直,又乐於助人,故而在四乡五里颇有点名气,被人们誉为「神童』、「小诸葛」。他的故里至今还流传著他少年时代的嘉言。
    相传,有一年清明节,魏徵的母亲让他上坟烧纸。魏徵骑马出村,正好碰上了县官的轿子,直到轿前,他才把马勒住。县官掀开轿帘一看,见是个小孩儿端坐马背,不卑不亢,甚觉奇怪,就命左右停下轿子,朝魏徵问道:「小小顽童,为何冲撞我的轿子?」魏徵随口答道:「良酿奔万里,正展望前程,一时难收啊!』县官感到这个小孩出语不凡,有意试一试他的才能,便说:「你闯了我的轿子,就该受罚,不过,念你是个读书郎,现在我出一联,你若能对得上,重重有赏;若是对不上嘛,可要加倍惩罚!』魏徵跳下马来,一拱手说:三闹大人出题。」县官见魏徵身穿一领青蓝色小袍,就出了上联:「蓝衣骑马过桥一,魏徽接口答道:「帝子斩蛇当道』。县官见魏徵才思敏捷,对答如流,连连夸奖说:「答得奸,答得妙!」接著又问左右:「他是谁家的孩子?』有人告知「是原上党屯留令魏长贤之子,有名的神童魏徵』。县官便叫随从取出十两银子,赏给小魏徵。
    後来,这个县官辞职回乡,当了教书先生,正好在魏徵念书的那个学馆取得了教席,有缘者不期而遇,师生二人自然格外欣喜。有一天,先生外出办事,魏徵便和小同窗玩起捉迷藏的游戏来了。一不小心,打碎了先生放在书案上的水晶石眼镜。可怎么办呢?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魏徵,只见他闪动著明澈的大眼睛,望了望年久失修的屋顶和斑驳的墙壁,不紧不慢地叫几个大同学搭起人梯,从正对书案的屋檐间揠下一块朽砖头,随手摔在书案之上,然後又叫大家从地上捡起碎镜片,连同镜架一起放在碎砖之间,布置就绪之後,就让大家回到各自的座位上,大声地读起书来。
    先生一回来,听到朗朗的读书声,心里很高兴,等他一进门,魏徵便站起来,「报』说:「先生,您
的眼镜被砸坏了。』先生看看现场,不由得不信,於是,「小诸葛』在同窗们心目中的地位更高了。事後,有个同窗不慎「泄漏」了「机密』。先生知道了实情以後,十分欣赏魏徵的应变能力,因此对他更加器重了。
    4.小诸葛
    魏徵十四岁那年,替叔父押运盐车到洛阳,车夫们正推著十多车白花花的大盐翻越一个山岗,忽然远处响起几声闷雷,一场暴雨即将来临,大家正急匆匆地赶路,偏偏迎面来了一辆装满缸、瓮的大马车,挡住了去路。魏徵急忙下马打问情况,原来那大车缸、瓮是一个商人贩到岭那边去卖的,魏徵当即与那人谈妥了价钱,连车带货一齐买了下来.刀化那么多钱买这车缸、瓮干什么?」大家正疑惑间,魏徵叫他们都过来,连车带货一并掀下了山崖。道路畅通了,十多辆盐车很快推过了山岗,刚住进一家客店,雨就像瓢泼一样下了起来。魏徵虽然破费了一些钱,但却保住了十多车盐,车夫们也少受了一场罪,人们从此更加佩服小魏徵了「小诸葛」的美誉不陉而走。
    5.赔碗钱
    在魏徵九岁那年,下曲阳城里出了个外号叫「万人恨』的恶霸,他凭著家大业大,财大气粗,成天价欺霸女,找岔儿打架。有一回,在一场二斗中,他被一条好汉用鹰爪功枢瞎了双眼,人们就叫他"万瞎了"  。
    这个「万瞎子』,特别忌讳「瞎』字,谁要是在他 跟前露出一个「瞎』字来,重的要了你的命,轻的也
得打断你的腿。所以人们谁也不敢在他的跟前说:「瞎』字,就是连跟瞎字差不多意思的字,都不敢沾嘴
边。
    有这么一天,从外乡来了一个卖瓷碗的,推著一小车子茶碗,在城里大街上吆暍著卖。「万人恨』闲坐在家里没事儿干,听见门口有人吆暍著卖碗,就想占点儿便宜,带著家丁们前呼後拥地走了出来,问:「唉,卖碗的,你小子这碗的样式怎样?』卖碗儿的一看「万人恨』的模样:心里明白这是一个惹不起的瞎子,就十分热情地对他说:「先生,我这车碗,全是上等货,又光滑又结实,一敲挂水音儿,不信,你老人家用手摸摸!』
    万瞎子一听这话急了:「哼,你敢说让我用手摸摸,来人呀,给我把他的碗砸了!』一群家丁蜂踊而上,「叮令光娜」,就把一车茶碗全给砸了个粉碎。卖碗的蹲在地上大哭起来,他家中有八旬的老娘,重病在床,没钱看病,就指望著这卖茶碗的钱去救命哩,这可怎么办哪!
    这时候,正巧九岁的小魏徵路过这里,他听完卖碗人哭诉茶碗被砸的经过之後,非常生气,要想个办法,让「万人恨」照价赔碗,他同身边的老家人耳语了几句,就走到卖碗的跟前,低声问:「你的碗卖多少钱一个?」卖碗的回答:二钱纹银。」魏徵又问:…坦一小车共有多少碗?』卖碗
的回答:二百个。』,好,「我全要了!」
    魏徵说罢,在卖碗的耳边又低声耳语了一阵儿,就让卖碗的跟著他推著一屯被砸碎的茶碗,来到了
「万人恨」家的後花园门前,大声地吆暍起来:三买碗儿呦,t买碗儿呦……』
    「万人恨』听见又来了一个卖碗的,忙带著家丁们出了後门来看究竟,他趾高气扬地问:三买碗的,你
的碗怎样啊?!」
    魏徽一听,赶紧答话儿说:「碗,是上等奸瓷碗,图案精美,光亮结实,保你老人家一看就满意!」
    「万人恨』刚要走上前去,装模作样地看碗,一个家人忙凑到主人耳朵边,低声说:「老爷,这不是
碗,这是……』魏徵没等那家人把话说完,就截住他的话茬,大声说:「你小子怎么睁苦眼睛胡说,戏弄
主人呀!你让老爷亲自看看,这下是碗,还是锅吗!?」
    「万人恨』手扶著小车儿头,装模仿样地低著头「看』了一遍,扨过头来,冲著家人吼道:习坦下是碗,是什么?!你净睁著俩眼儿说胡话!」说苦,抡起胳膊就扇将下去。那个家丁正在他身後,躲闪不及,一巴掌挨个正著。
    恶仆自讨没趣儿,捂著脸站在二芳,下敢再多嘴了。「万人恨』转过身来道:「你这一车碗,要多少
钱?」魏徵装著很大方的样子说:…坦一车茶豌,别人要,得纹银二十两,要是老爷要,减去一半,纹银
十两,收个本钱,就行!」
    「万人恨」听魏徵话说的顺耳:心里高兴,就让家人从家里取出厂两银子,交给了魏徵,把一小车碎碗
片子推进了院子。
    魏徵把十两纹银交给厂卖碗人,卖碗人流著泪向他拜谢。
    魏徵连连摆手说:「没啥,没啥!你快回去给老母看病要紧!」(待续)

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湖南魏氏 ( 湘ICP备18018658号-1  

GMT+8, 2021-10-18 00:12 , Processed in 0.134506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